每到期末手机储存空间就变得很少很少了。
先暂时卸掉lof.了。
挥挥。

十八岁就是今年的事儿嘛。
加油咯。

无论是微信还是扣扣,我的列表都很小的,像您这样的大佬可能容不下的啦。
抱歉。
和您聊天像接受施舍一样难受。您的恩惠还是留给真正需要的人吧。
道不同不相为谋。
拜拜,不拉低您的档次啦。

🐳003

下午陪爸爸去我的童年居住地买鞋,那里是个比较大的皮革市场。
变化太大都有点儿弄不清此时是彼时的什么了。
以前可以看马戏表演的场地修了绿化,对面的车管场变成一堆垃圾和废墟了,曾经的家门旁边的可以藏癞蛤蟆、蜈蚣、蚯蚓和鼻涕虫的绿植没有了,都变成了水泥地。
十年了,墙面变脏了,一切都变小了。牛皮癣还是那么多。这儿既陌生又熟悉,我都有点儿不敢相认——我凛冽冽又甜腻腻的童年呀!

风景旧曾谙

端午安康。

有点怀念童年了——居住地离河不远,端午节爸爸带我翘掉舞蹈课去看赛龙舟。

时光一去不复回呀。

说起来,后来为了升学考试舍弃了舞蹈班,然而升学考试也并没有特别的突破。
进入高中,除了以前认识的人,再没人知道我会舞蹈这事儿。

后来,搬家了,对龙舟赛的记忆是瞬间模糊的,端午节也只剩下吃粽子这么一个事了。

夕阳不及记忆里的妩媚了。

昨晚梦到自己又到了高考考场,数学题都不会。
挺难过,都过了一年了,一想到这事我依然忍不住颓废。

我总是要小心翼翼地压住心里边的荒凉——因为它真的,过于惨白,过于接近去年的夏天……我怕它泛滥起来,我就会忘记童年活泼又灰尘扑扑的夕阳了。

呼——
想跳舞。
想抱住未来的你。

想认识路过的你。





也许你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坏,

但肯定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好。

© 遗我以海 | Powered by LOFTER